harmonica

但愿长醉不复醒

【伯爵咕哒♂】梦中火(有车慎入)

第七章if,乌鲁克守城失败,贤王马修等战死,咕哒只剩奄奄一息的伯爵

两线并行,现实中咕哒呼唤伯爵

梦中伊夫堡激情一夜

ooc中二

新司机上路,承让












梦中火










伊夫堡的空气阴冷而潮湿,地牢更像是某种古书中的地狱一般令人不适。黝黑的墙壁上映着邪恶的鬼火,把冷酷寡言的狱卒的影子拉长了。脚步声越来越近了,火光最终照亮了整个牢房。狱卒把食物留下,沉默着原路返回,仿佛牢房里关的是不通人言的魔鬼。



事实也确乎如此,背对牢门躺在那里的,近似一个魔鬼了。一个悲伤、绝望却又异常坚强、充满希望的魔鬼。




他的头发由于缺少阳光的照耀而呈现出某种白金色,肤色也变得苍白,像是棺木里的吸血鬼。他的身材高挑,因为常年的折磨变得消瘦,但肌肉却更紧实了——埃德蒙·唐泰斯,他一直没有停止过学习与训练,在遇到法里亚之后。




埃德蒙很清楚自己被关了几年,从最初的激动到愤怒,再到混沌不知世界,再到如今的冷静,法里亚给了他种火,延续他年轻的、热烈的、本该幸福的生命。今天只是漫长无边的等待之中的一天,是他曾遨游过的大海的一滴水。他并不知道越狱是否能够成功,但从神父那里学来的无穷无尽的知识使他不甘,复仇的烈火点燃了他的双眼。




突然,身后细微的响声引起了他的注意。常年匿身于黑暗,他的听觉已经十分灵敏,甚至可以取代视觉。他直起身回过头去,在通道的拐角处发现了一个人影。




不是狱卒,他刚走,且回来会有一阵的脚步声。也更不可能是典狱长。不会是法里亚,这个时间老人应该在睡觉,发病后他睡的多了,像是死亡的前兆……




他集中注意力观察着人影,发现人影从暗处显露出来,火光的映衬下,出现了它本来的姿态。那是一个东洋少年,不,东洋人的外表会欺骗他人,隐瞒真实的年纪。黑色的短发凌乱地搭在脑袋上,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似乎在发着光,因为距离看得不甚清晰。他的皮肤和埃德蒙的一样苍白,似乎也是这伊夫堡的苦难者。




苦难者怎么会拥有这样一双眼睛呢?埃德蒙呆坐在那里,哪里不对,从刚才开始,哪里就出错了。倏地,一支橙红色的蝴蝶闪过,落在远处少年的肩头。少年缓缓走进,他赤着足,只有一件宽大的袍子蔽体,脆弱的脖颈暴露在阴冷的空气中,锁骨若隐若现。




不一会,少年已经完全贴着埃德蒙的牢门。他歪着头,蝴蝶就飞远了。一双湿漉漉的,像大海一样蓝的眸子哀伤地望着埃德蒙。对,是哀伤。为何如此哀伤?埃德蒙不能承受这视线,目光落入别处。他想起他的父亲,他的梅塞苔丝,他的朋友们,他入狱之后,他们就都有了一双哀伤的眼睛。他们如今在何方呢?




“立香来看你了,埃德蒙。”




少年话语很轻,几个单词却陡然撞进埃德蒙心里。埃德蒙开始痛苦地颤抖,头深深地埋在大腿上,心里剧烈地痛。他开始流泪,他以为自己的泪腺已经坏了,常年干燥的眼窝却又湿润了起来。很多种他许久不曾有过的,人类共有的感情逐渐随着伊夫堡的冷风涌入他的身体,拥抱着他的灵魂。地狱的业火更旺了,他的恸哭无人听闻。




这时,一双手捧起他的脸颊,将他的头温柔地依靠在一个更温暖的地方。少年不知何时已跨越这牢门,来到他身边,用自己瘦小却温暖的胸膛抚慰埃德蒙。少年的手不断抚摸着埃德蒙的发丝,另一只手轻轻划着他的背脊,使埃德蒙逐渐冷静下来,同时内心又一阵骚动。




很久没有人这么抚摸过我了。上帝也从未垂怜。




埃德蒙缓缓地抬头,仰看着眼前的少年。他惊奇地发现,少年也哭了。眸子那种哀伤的感情被另一种更强烈的感情取代,满溢了出来。




“埃德蒙,我好想你啊。”




“你还记得立香吗?”






此处有车滴滴滴
链接在评论





立香温柔地抚摸着他,像是在为受惊的兽类顺毛。




“埃德蒙,你知道么,我爱你,我很想你。”




立香说的每一句话他都不能理解,但每一个字都是那么深情。立香是他前世的情人吗?他们有未完成的约定吗?




“埃德蒙,你听见了吗。我在这里,请回应我…”




于是埃德蒙直起身来,坐着面对立香,摸着立香的脸颊,像是在确认什么。




“嗯,我听见了。我回应你。”




刹那间,令人不可思议的奇异景象出现了,一种橙红色的光从立香的心脏炸开,瞬间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焰,跳舞的火焰,焰心处绽开无数的花朵,花瓣深处又埋着蝴蝶,橙红色的蝴蝶。




火势越来越大,整个牢房,整个伊夫堡都在橙红色的光影里。灰烬,罪孽与痛苦都旋转着成为灰烬。整座监狱在解体,缓缓向下沉。




剧烈地燃烧中,立香睁开眼睛,伸出手,用一种近乎绝望却又坚定的声音喊:




“我的复仇者啊,以令咒之名,醒来吧,从无边的苦痛里醒来,从无上的欢愉里醒来,从梦里醒来,从火里醒来,为我的剑,为我的矛,为我的利齿,为我的鹰眼,替我撕碎地狱的魔鬼,撕碎天堂的使者,为我一个人复仇,为你自己复仇,我们一起去那恩仇的彼方!”




话音一落,立香手上奇怪的纹路也开始发光,最后消失。




埃德蒙感觉到牢房剧烈地震颤,他的心也在剧烈的震颤。未等他回应,立香就和那些妖异的蝴蝶一起飞走了。海水灌了进来,四肢开始无力,五感开始减弱,思维就此暂止。




海水。


火焰。


梦。


复仇。




爱。






于是,他终于睁开双眼。从地上挣扎着站起,看到御主放大的脸,和远处古神的愤怒,死去的神王,人间的火海。




立香满身的血污,焦急地看他,流泪,三条令咒都用尽了,复仇者终于从地狱归来。




“立香,我的立香……”




御主握紧了他的手,像梦里一样,轻抚他的发丝。




“埃德蒙,你回来了,我很想你……”




立香蓝色的眼睛盛满泪水。




从梦里重生,从火里重生,复仇者将燃尽一切。







评论(5)

热度(80)